工商時報【陳欣文╱台北報導】

連續四年拿下保德信人壽年度保額王頭銜的黃淑如,一如平常的面對這份殊榮,她說:「因為從事保險服務這麼多年來,我始終相信保險就應該是提供家庭壽險保障,家庭財務才能確定安全!」

黃淑如認為,「保額王」是每位保險從業人員應該追求的目標和價值,她也落實在平日的保險規畫工作中,努力幫客戶把不確定的風險移轉到人身保險,因為沒有做好人身風險的規畫,資產風險的規畫相對沒有意義。

談到眾多人壽保險商品,黃淑如強調,在壽險、年金、醫療、殘廢四大類人壽保險商品當中,壽險是所有保險的根本,她認為民眾應該培養壽險優先於醫療險的正確觀念,醫療險主要是當發生醫療需求時所能提供的即時理賠,如果真的發生重大事故時,壽險才能真正發揮保障家人的功能,延續經濟支柱對家庭的責任。黃淑如始終堅信,唯有壽險才能真正傳遞家庭保障的價值。

對於保險保障規畫相當堅持的黃淑如坦言,客戶對於她的堅持未必能全盤接受,但她總是堅定自己的立場,以壽險規畫為優先,這是因為許多的理賠經驗讓她知道這樣的堅持對家庭責任的重要,更是因為她相信保險保障的價值就在於此。

對於四度蟬聯保德信人壽「保額王」,黃淑如認為她只是盡壽險顧問的本分。她指出,每個人所需要的保障程度都不一樣,壽險顧問的職責就在於幫他們補足家庭保障的缺口,尤其是透過壽險的規畫,因此她始終從客戶的角度,依據家庭所需肩負的責任出發,而不是用計算保費的方式來規畫。黃淑如更強調,身為一位專業的「壽險顧問」,一定要堅持做對的事,先規畫壽險來協助客戶保障家庭抵禦風險,只有這樣才是真正實踐對家庭的愛與責任,體現保險保障的真諦。

面對近幾年來低利率的環境,不少保險公司力拚儲蓄型保險商品搶市,黃淑如卻「無動於衷」,因為她相信「保險就是保障不確定風險」,這項人生風險只有壽險商品做得到。所以她說,假如沒有做好保險規畫,失去資產的風險就更高。

黃淑如忠於保險保障的精神再度達成了保德信2016年年度保額王的新里程碑,她不僅是對家庭保障的堅持,更重要的是她始終堅定信念具體實踐了保險保障的價值,因此這一路走來,黃淑如即便面臨大環境的考驗,依舊堅持初衷,並以「因為我在做保險」,這樣簡單的一句話輕描淡寫的帶過,她以身體力行傳遞對保險的熱愛和理念,以及對於家庭保障優於一切的堅信!

作者:梁文傑

各銀行信用貸款 ?

最近中共中如何借錢央發布一則天安門毛澤東紀念堂從3月1日起封館半年做整修的新聞,引起了一些揣測,習近平是不是想藉整修之名,乾脆把毛澤東紀念堂移到韶山?

這事源起於2016年8月,香港《爭鳴》雜誌一則內幕報導說,中共中央政治局在6月分開會時,中紀委書記王岐山發起連署議案將毛澤東紀念堂遷移至韶山。

據稱議案在中共政治局討論表決時,25名投票的政治局委員中,有23票贊成,僅有2票棄權,無一反對,習近平更在表決後發表講話,引述鄧小平等人講話指,興建紀念堂是一個錯誤決定。習近平還說,如果本屆餘下時間不能順利解決,下屆任期內也一定要解決、處理好。

這篇報導的真實性令人存疑,但毛澤東紀念堂長期以來令中國領導人感到尷尬倒是真的。毛澤東紀念堂是毛澤東點名「你辦事,我放心」的華國鋒蓋的。

但除了華國鋒之外,自鄧小平以下的中共歷屆領導人從來沒有以領導人的身分隆重地參拜過。鄧小平本人只有在1977年落成時去過一次,從此再也沒有。

1981年,鄧小平接受義大利記者法拉奇(Oriana Fallaci)訪問時,堅持天安門上的毛澤東像要永遠掛下去,但針對毛澤東紀念堂,他則說建紀念堂保留遺體「是違反毛主席自己的意願的」,因為毛澤東自己主張身後要火化,不保留遺體,而且不建墳墓。

但是否要拆掉?鄧小平則抱一種實用主義的心態說,「已經有了的把它改變,就不見得妥當。建是不妥當的,如果改變,人們就要議論紛紛」。

從鄧小平之後,中共歷屆領導人對毛澤東紀念堂都是這種「建不妥,拆也不妥」的態度。留著不動,以免挖倒了共產黨的神主牌,但對這塊神主牌敬而遠之,不去參拜。

隨著中共政權因為經濟發展而不再需要依附毛澤東的權威,海內外對拆掉毛澤東紀念堂的呼聲也越來越大,中共黨內傾向拆掉的人也越來越多。

胡錦濤在2003年剛掌權時,千里迢迢跑到湖南韶山的「毛澤東同志舊居陳列館」,並表示「這個紀念館應該成為反映毛主席生平業績最有權威的紀念館」,這句話當時就引起他是否想把天安門的毛堂移到韶山的揣測,但胡錦濤終究沒敢動手。

王岐山未必真有發起連署將毛澤東紀念堂遷至韶山,習近平也未必真敢這麼做,但如果他真的在第二屆任期做了,那可就為台北的中正紀念堂敲了喪鐘。

中正紀念堂與毛澤東紀念堂都是整合負債各家銀行利率中國封建王朝的遺緒,也就是帝皇死後一定要大修陵寢。中國的封建王朝結束後,國民黨還是在1929年幫一生反封建的孫中山在南京蓋了中山陵。

國共兩黨同源,對最高領袖的身後處理方式也大同小異,不同之處只在於中共還師承蘇聯保存列寧遺體和越南保留胡志明遺體的先例。

中正紀念堂在小小的台北市占地25萬平方公尺,是毛澤東紀念堂的五倍大,假如威權中國的毛澤東紀念堂都要移出天安門,民主台灣的中正紀念堂自然也該拆除,想拜老蔣的人自己到慈湖去即可,往後的二二八也不用再爭論中正紀念堂到底該紀念什麼東西。

蔣介石生前被毛澤東打敗,死後陵寢的命運也要被毛澤東決定,可算有趣。

不過,帝王陵寢這種東西在民主化時代看來刺眼,其實用價值卻不是沒有。陸客來台大致有兩套必去行程。一套是「教科書行程」,也就是中國小學生在教科書上必讀的阿里山、日月潭、太魯閣等景點;一套則是「國民黨行程」,這包括中正紀念堂、國父紀念館、忠烈祠、慈湖蔣陵等等。

這些地方台灣人沒興趣,自小讀國共鬥爭史看電視上演蔣介石的大陸人可是個人小額信貸比較好奇得很。這就像許多台灣人初到北京,也一定會好奇的想去看看毛澤東的屍體。

不過北京古蹟太多,不需要毛澤東紀念堂這個「觀光資源」,台北能拿出來的古蹟太少,中正紀念堂倒是為台北帶來不少觀光財。獨裁者蔣介石死後有這種功能,倒也不是壞事。

?

前置協商繳不出來 【作者 梁文傑/1971年生,浙江大陳島移民後代,現任台北市議員,曾任真理大學憲法講師、新社會雜誌總編輯、民進黨政策會副執行長、陸委會諮詢委員等職】


329E700F1BCF7985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魯雅萍

ruie564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